豪利娱乐

首创“小古文课”的国际学校校长:孩子越小越要给到最高品质的母语营养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11-28

  原标题:首创“小古文课”的国际学校校长:孩子越小,越要给到最高品质的母语营养

  本文授权转自“外滩教育”(ID:TBEducation):中国K12国际教育领先媒体,并系列化提供面向中小学生的核心素养优质在线课程。

  我们越来越意识到,培养国际化人才,比起让孩子们拥有一口流利的外语,扎扎实实学好母语,拥有良好的中文积淀,才是中国学子该有的文化自信。现今“国际教育”语境下,如何做好中国孩子的母语教育,不让他们丢了母语失了根,是重中之重。

  小学生的古文学习怎样开始,怎样深入?我们来看看全国小古文课程的开创者,上海赫德双语学校小学部中方校长朱文君怎么说。

  一直以来,无论在公立教育体制内,还是国际教育圈,提起文言文学习,都是中文教育的“老大难”。

  小学阶段,它基本是一片空白,孩子们没有任何文言基础,但是中学开始,它又是语文考试必考内容,孩子们只能带着畏难情绪,苦于应试。对于国际学校的学生而言,如何在双语教学环境下,保证传统文化的积淀,不至于“丢了根本”,则更是难题。

  2012年,一本《小学生小古文100课》,一经出版就销量破百万册,作为“新中国第一本小学生文言读本”,填补了长久以来小学阶段文言领域的空白。同时,它也因“内容浅近,清新有趣”的特点,深受孩子和老师们的喜爱,被全国数千所学校推荐使用。

  上海赫德双语学校小学部中方校长,有着30年一线教学和教研经验的朱文君,正是《小学生小古文100课》的编著者,也是全国小古文课程的首创者。如今,她正在赫德双语学校探索以中文为基础,包括诗词、小古文、古典小说等在内的全课程教学研究。 同时,她还承担着一个三年级班级的语文课教学。

  就在外滩君到访这所学校时,校园里刚刚庆祝完“传统丰收节”,走廊里展示着用五谷杂粮做的“沙盘画“、张贴着童趣十足的秋收小诗词、小作文,连教室门框上都挂上了高粱玉米…朱文君笑着说:“从一年级开始,我们就要让孩子们走进充满趣味的中文环境,让传统活动、经典文化真正走进孩子的生活。“

  就在这样浓厚的秋收气息中,外滩君开始了对朱文君的专访,与她聊聊“小古文”的独特魅力,以及它与小学生们碰撞出怎样的火花。

  谈起“小古文“ 的萌芽,朱文君说,它诞生于一次全国性的小学语文课堂课观摩活动。当时,担任《小学语文教师》杂志编辑的朱文君发现,小学教材里几乎没有文言文。“为什么小学阶段不能学习古文?难道就没有适合小学生学习的文言内容吗?”带着疑问,朱文君开始重新走进一线课堂,尝试开展古文教学。

  为了挑选到适合小学生的古文内容,填补小学阶段文言空白,朱文君找来各种各样的文言书籍进行“恶补”,她回忆说,“感觉自己好像有一种使命,一下子跳进了文言文的汪洋大海。”

  没想到,在小古文课程展示中,老师们都觉得朱文君的课很有意思,纷纷向她请教。于是,朱文君萌生了将小古文系统汇编的想法。她从自己教过的300多篇小古文里精挑细选了100篇,按照难易度做了编排,也就是今天惠及百万师生的《小学生小古文100课》。

  她将“小古文”界定为“ 贴近儿童生活的,短小浅近的文言和半文言。”总结出有如下几个特点:

  一两百字左右的小篇幅,小短文,更容易被孩子所接受。如果篇幅太长,小学生学起来很吃力。所以,选取一些精短简练的篇目,可以为后续的长篇经典学习打好基础。

  学生会对什么样的文言感兴趣?重点不在于内在思想的深刻,而是故事的情趣和声韵节奏的感受。所以,清新,好玩,一眼找到兴趣点的古文,才贴近小学生的学习特征。

  不妨先通过这些浅显易懂、生活化文章,引起孩子的兴趣。等到了中学,再去学那些兼具语言美感和深刻思想的经典名篇。

  像《三国演义》、《聊斋志异》、《古今谭概》、《明清笑话集》这类的文学作品,语言文白夹杂,可以被称为半文言,但是它们的文言现象也很明显。对于孩子来讲,短小精悍的半文言作品,正好是学习文言文的台阶和桥梁。

  每一篇小古文都要保证内容、逻辑完整和独立,保证学生学到的是一个完整的小故事,而不能只截取某一段内容,缺少上下文语境,会影响学生的整体理解。

  挑选小古文的过程,朱文君说,就像在文言瀚海里寻宝。从古人的一张字条、一封书简,到科举考试的八股文,中国3000年的文言文历史,有晦涩难懂的,也有趣味十足,浅显好玩的。到最后,越寻越多,她感慨地几乎要落泪:“流淌了3000的文言长河,中国这个早慧的民族,把所有的智慧和情感都珍藏在其中。这么多的好东西,我们怎么都不知道?”

  外滩君提出大多数家长的顾虑:一二年级的小学生连汉字都认不全,就让他去接触文言文,会不会太难了?

  朱文君笑着解释:“ 为什么现在孩子一提到文言文,都觉得头疼,像学外语一样痛苦排斥?因为学古文也需要有语感的培养,等长大了再培养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她还有一个生动的比喻:如果将中国的文言历史看作浩瀚的海洋,那么小古文就是清浅的海滩。即使孩子们还不会游泳,也不影响他到浅滩上玩一玩水,捡一捡贝壳。等熟悉了水性,他自然会到文言瀚海中去遨游。

  所有语言的学习都是一个积累的过程,只有反反复复在语言环境里浸泡,到了一定阶段才会发生质的变化。正因为小学阶段没有培养起语感,到了中学阶段直接学习高难度的经典名篇,才会逐字逐句找注释,一篇文章翻译地支离破碎,像学外语一样。

  朱文君多年的小古文教学实践表明,对儿童来说,读浅显的文言和读白话,难度起点是一样的。相比较,文言反而让儿童更充满探究的欲望。因为文言看起来熟悉又陌生,读起来更有韵味。

  前半句“青草地,放风筝”,代表了古汉语作为一种灵动的开放句式,省略了主语,却富有音韵美和节奏感;后半句“汝前行,吾后行“,老师只需做出一个“你先,我后”的手势,孩子就能明白,不需要做过多解释。

  “难道孩子们不懂‘青草地,放风筝’这样明白晓畅的话语?难道会不理解‘黄白二猫,斗于屋上。呜呼而名,耸毛竖尾’这样贴近生活的画面?”朱文君觉得,如果一定要逐字逐句翻译,反倒丢失了文言的趣味。

  “了解关键词义和基本大意之后,只需感受语言本身,多诵读品味,培养语感,不要去深挖它的微言大义。”总结起来,小学阶段的小古文学习,只要“囫囵吞枣”即可,重在培养语感,激发兴趣,不求甚解。

  相比之下,她更乐于通过和白话故事做对比,让孩子发现小古文的简洁和精妙;通过剧本创作、角色扮演,引导孩子理解并记住内容;在吟诵中充分感受文言的音韵美。

  曾经有一位教育家说过,只要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,孩子几乎可以学习一切东西。对于低年级的孩子来说,在玩乐中学习,才能激发他的兴趣,也是儿童阶段学习的基本特征。

  比如,小古文中有一课《龟兔竞走》,是1840年一位在中国的美国传教士,用文言文翻译了《龟兔赛跑》的寓言故事。

  “龟与兔竞走。兔行速,中道而眠。龟行迟,努力不息。及兔醒,则龟已先至矣。”

  怎么教一二年级小朋友呢?朱文君发明了一幕“手指剧”,一只手的手指扮演乌龟,另一只手的手指扮演兔子,孩子们边做动作,边朗读文章。通过手指游戏和配音表演,他们在游戏的乐趣中,理解了故事内容,甚至每个字词的意思。

  最后,怎么通过这堂小古文课,让孩子们收获故事背后的道理?她引入一次开放式的讨论:“如果兔子乌龟再比赛一次,猜猜结果怎么样?”当孩子们陷入“谁赢谁输“的猜想时,她却展现出一个意想不到的画面:乌龟满头大汗地背着睡着的兔子,爬向终点。

  一下子,孩子就从这种你争我夺的竞争关系中“苏醒”过来,“噢,原来乌龟和兔子是好朋友!”“我知道啦!兔子跑到中途,想等等乌龟,结果睡着了,乌龟不愿意丢下他的好朋友,就把睡着的兔子背到了终点!”在朱文君看来,这样的结局才更适应孩子们的天性,塑造美好的品格。

  而每一堂小古文课,都能通过巧妙的游戏设置、故事改编等方式,吸引孩子们的兴趣,很自然地传递给孩子一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道理。

  “我们以前的教学中,往往先解释字义。但是学生真正感兴趣的,是这个故事整体感。所以即便有一些词语不懂,也不要去计较它。不妨先将古文读给孩子听,不读好不开讲。”

  为了让孩子保持兴趣,就需要创新不同读法。比如,可以猜读、演读、跟老师读、想象不同的心情读,甚至打着拍子读....“读书百遍,其义自见”,当我们在“读”上花了功夫,许多问题都迎刃而解。

  古诗文一定要背诵,才能将其学习价值最大化。相比较白话文而言,古文因为语言简练,骈散结合富有节奏,其实更容易背诵。如果40分钟的课堂时间,20分钟都在诵读,这篇文章差不多就要背出来了。但是不能让学生死记硬背,那样只会降低学生的学习热情。

  喜闻乐见的,充满情绪的学习氛围,是课堂上最重要的。不妨尝试将分组游戏、故事改编、戏剧表演等现代教学方法,融入到文言教学中。

  此外,不一定每一篇文章都要讲透,但是一定要有大量的阅读。有了30-50篇古文阅读量后,小学生基本能建立起文言的语感,不仅能准确地断句,掌握正确的音韵节,还能整体把握文章的内容,甚至摆脱掉注释这根“拐杖”。

  最后,关键在于运用,不妨鼓励学生们尝试用优雅措辞的文言写作,练习写生活中的趣事。

  从2014,朱文君创办第一届小学生小古文创编大赛,到今年已经是第五届,吸引了数万名小学生参加文言文写作。一部汇集优秀作品的《当代小学生文言文作文选》也应运而生。

  有评价说,继民国之后,文言好像再一次“活”在了孩子们的笔下。不敢想象,以下这篇文言作文作品,居然出自一名三四年级的小学生之手。

  “午后晴好,同两三好友,泛舟茅家埠。湖畔杨柳低垂,芦花轻曳,余摇一扁舟,过垂虹桥,沿岸飘荡,如行画中。舟行渐远,不觉已近黄昏,落日倚山,余晖映水。

  披霞回舟,过荒岛,见倦鸟欲栖,乃以小石戏投之。惊起,倏忽远逝,不见踪影矣。”

  向外滩君展示了这篇作品后,朱文君感慨:“小学生比成人写得都好。孩子们拥有天然的语感,而且思维不受框限,想到什么写什么,语言的音韵、节奏能够自然流淌出来。”

  不得不说,文言文作为一种典雅的、精妙的书面语,当它融入到学生的白话文写作中,的确极大地提高了白话书面语的美感,让文章的措辞更精炼,语言更富有文采。

  在朱文君看来,小学六年的中文教育,主要就是解决书面表达的问题,如果一直让学生白话口语之间徘徊,他们的语言提升会非常慢。“与其一遍遍地重复‘今天天气很晴朗’这种通俗的表达,为什么不让孩子去感受‘午后晴好’这类优雅的句式?”

  如今,中国人的“巨婴”现象一再被提及,有些人到了30岁,心智、表达还像小孩一样。朱文君认为,这正是缺少哲理思辨、心智薄弱的表现。有思辨能力的孩子,就不会浅薄。当文言真正走进孩子的生命当中,孩子不仅心智将得到了发展,思辨能力得到提升,其他方面的学习也将大有提高。

  作为中国人,我们应该用什么来滋养和修炼自己的核心竞争力?我们需要培养什么样的国际化人才?在朱文君看来,这都和传统文化的学习息息相关。

  我们的国际化教育,不是为了培养仅仅能跟外国人用英语对话的人。我们需要培养的是,一个有着端正的价值观和良好修养,既有君子之风,同时也有底气、有力量的中国人。而只有在传统文化里浸泡,我们才能修炼出这样的民族自信。”

  当外滩君请朱文君推荐一些适合亲子阅读的经典书籍,她毫不犹豫地推荐《论语》。她认为,这本书是在用最浅显的语言,讲做人的道理,父母可以跟孩子一起修炼。而且越小的孩子,越要给他最高品质的母语营养和人格营养。

  但是,她提醒父母要注意的是,不能一味地要求孩子背诵,父母不妨先熟悉内容,再不失时机地与孩子的生活相结合,与孩子共同探讨。因为经典只有与真实的生活发生碰撞,经过切己的体察,才能真正走进孩子的内心。

  “就像在论语课堂上,我会每天结合班级生活,观察孩子们的遭遇,再结合孔子的说法讲给孩子们听。与孩子们一起学习探索的过程中,孩子们又常常能反哺我,给我太多的惊喜……”朱文君回忆起她的课堂,一脸满足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豪利娱乐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